疫情给钢企上了一堂风险管理课

  本报记者 吴勇
  与石油等其他商品的价格在疫情期间出现大幅剧烈波动相比,尽管钢材与铁矿石的价格波动相对较小,但面临的风险,如国内钢材需求停滞、国外钢材需求减少、国外原料出口变化等,明显增加。
  如何通过有效的风险管理应对永远存在的风险与不确定性,是一个摆在钢铁企业面前极为迫切的现实问题。疫情期间,我国铁矿石、焦煤、焦炭等期货有效发挥市场功能,较好地反映了市场供需变化和预期,为企业套保避险提供了空间。部分钢铁企业通过衍生品市场管理原料库存,锁定钢材订单利润,为后疫情时代钢铁企业的风险管理提供了参考和借鉴。
  衍生工具助力钢企“抗疫复工”
  永钢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疫情期间,为了规避原材料库存跌价风险,永钢采购部门积极进行对冲操作,有效控制了原材料综合采购成本。例如,在今年2月初,采购部门为保证生产,被动地增加了库存数量;基于对后市偏空的判断,采购人员又在期货价格处于相对高位时卖空铁矿石及焦炭等,对冲了春节后受疫情影响原料价格大跌带来的亏损。
  3月初,面对订单大幅减少和产品跌价风险,某华东大型钢厂在一定范围内进行检修减产,同时在盘面与现货平水或升水的情况下,卖出螺纹钢保值。原材料方面,春节后,钢厂原材料库存消耗较快,因交通受限,原材料较难运入,原材料实物库存低位问题得不到解决。该企业通过买入铁矿石期货,建立虚拟库存,避免了供应紧缺的风险。此外,该企业看好今年下半年钢材需求,认为原材料需求依然较大,计划在相对低位逐步买入铁矿石2009合约,建立虚拟库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受钢铁企业冬储原料影响,2019年12月份,我国铁矿石进口量为1.013亿吨,该数据为历史第二高。
  3月底,金鼎钢铁集团国贸企业交易金融部总经理靳猛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铁矿石掉期价格跌到80美金/吨之下。由于钢厂铁矿石库存较低,该集团在79美金/吨~81美金/吨之间建立了4月合约多单,部分对冲了原料价格上涨的影响。
  南钢股份证券投资室主任助理耿浩博表示,受疫情影响,黑色商品价格波动加大,给企业经营带来不确定性。南钢根据市场供需变化和疫情发展情况,动态优化套保策略,重点调整远期交付的锁价订单套保比例。该类订单交付周期较长,利润不确定性大,需通过买入铁矿石和焦炭期货锁定成本。
  他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春节后恢复交易时,国内股市和商品市场大幅低开。南钢通过跟踪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情况,抓住黑色商品期货悲观情绪带来的超跌窗口期,对近月排产的订单提高套保比例;考虑到不确定性较大,对远月交付的订单仍按低比例进行套保。例如,南钢2月与下游船厂签订1份订单,签单时毛利约为400元/吨,自4月起分批交货。基于对国家疫情管控的信心和全面复产的决心,该企业判断下游需求将快速恢复,在春季后的市场大跌中,择机在国内铁矿石、焦炭期货市场采取100%原燃料买入操作,进行套保。
  耿浩博先容,目前,该订单已处于生产交货过程中。从现货端情况看,订单毛利由400元/吨下降至340元/吨,期货端套保订单毛利增加44元/吨,期现综合毛利达388元/吨。毛利锁定率达97%,基本达到了锁定订单毛利的目的。
  另据公开数据,今年,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交易规模有所扩大。前4个月,铁矿石期货成交量同比增长3.6%,持仓量同比增长17.9%。其中,法人客户持仓占比达到51.2%,较去年同期增长了5个百分点。市场结构日趋完善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产业企业积极运用期货避险。
  后疫情时代的风险管理
  耿浩博认为,在高库存和粗钢易增产的情况下,粗钢消费能否持续将成为后期关注的重点。企业需要关注国内外黑色商品价格倒挂情况,该情况易导致铁矿石、焦煤、焦炭、钢坯和热轧卷板等资源转向进口,从近期黑色商品期货价格走势和港口库存已能看出,当前,进口资源冲击了国内价格体系。
  他强调,站在风险管理的角度,钢企在钢材高需求持续性不确定的情况下,更应关注钢材价格下跌和库存增加的风险。
  永钢上述负责人表示,永钢在后疫情时代将关注两方面情况:一是供应过剩对价格的影响。应当充分考虑在当前悲观情况下原材料的跌价风险,采取灵活采购策略,控制库存数量。二是进口原料供应情况。当前国外疫情蔓延,矿山、港口装运可能会受此影响,造成原料发运受阻,价格大幅波动。他认为,企业要着重收集相关信息,充分利用期货工具,最大程度控制价格波动风险。
  国投安信期货研究院黑色高级分析师张贺佳表示,目前,疫情对矿山生产和运输的实质影响有限,在铁矿石供给端更多表现为情绪影响,且海外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日本、欧洲、美国、印度等多地钢厂仍在持续减产,对海外铁矿石需求也产生了一定影响,已经出现了日、韩等国的协议矿转发中国的情况。因此,若无突发事件刺激,短期内,铁矿石价格持续大幅上行空间有限,在宏观及基本面多重影响下整体波动加剧;后期,若成品钢材等黑色系期货整体趋弱,铁矿石也存在调整压力。
  他认为,短期来看,铁矿石期现货价格波动剧烈,单边投机以观望为主,或可考虑逢高少量布局空单;持有库存的企业,可考虑逢适量卖出看涨期权,进行备兑开仓策略,需注意仓位控制。
  东证期货分析师认为,当前成品钢材端的关注点主要在两方面:一是建筑钢材高需求的持续性,二是海外制造业的走弱是否会对国内市场进一步形成压力。海外疫情虽然有出现拐点的迹象,但下一步的复工复产是否会造成疫情二次暴发尚有很大不确定性。由于疫情对于海外制造业的影响并未完全消除,用钢需求仍受压制。
  该分析师表示,铁矿石的矛盾和关注点在于后续淡水河谷产量的恢复。在目前国内钢材市场向好的局面下,钢材产量稳步提升,铁矿石需求有保证;但高炉开工率已接近去年的高点,继续提升的空间有限,需要持续关注需求端能否保持目前的强度,一旦钢材终端需求有恙,就会向上传导至铁矿石。
  靳猛认为,风险管理是需要建立长效机制的。企业往往在风险较低的时候放松了对风险的认识,但恰恰在这种时候,潜在风险偏高。对于企业来说,风险管理的目标不是获取超额利润,而是降低利润的波动性。
  耿浩博认为,新冠肺炎疫情除了在宏观上对经济活动带来巨大冲击,对企业也是一次考验。在“黑天鹅”事件(罕见且无法预测的重大事件)面前,钢铁行业在供应保障、物流发货、库存跌价、成品钢材销售等众多环节都暴露出不少的问题,钢厂现金流充足、全面复工及时,抗风险能力强于多数制造企业。此次疫情让南钢充分认识到建立风险管理体系的重要性,尤其需要事前有预案、事中有措施。
  他同时强调,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中,各经济体发展彼此高度依存,在“黑天鹅”和“灰犀牛”(大概率的潜在危机)面前,没有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市场永远存在不确定性,矿难、疫情等事件均是突发事件,企业风险管理的推行极具紧迫性和必要性。尤其是在周期属性强的钢铁行业,企业需要将风险管理作为系统工程、长期工程。
  据耿浩博先容,自2009年起,南钢就开展了套期保值工作。这11年的套期保值经验可以概括为4个字:“防”“稳”“创”“合”。“防”,指防范极端风险,做好库存和价格管理;“稳”,指锁定订单毛利,稳定企业合理经营利润,保护上市企业股东利益;“创”,指期现结合,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以构建现代化企业风险管理体系、革新产业链采销模式作为套期保值的中长期目的;“合”,指缓解产业链上下游矛盾,维护好市场秩序,实现合作共赢。
  基于这套理念,南钢逐步从早期的防范价格风险和机械式套保过渡到利用衍生品工具的特性弥补现货经营上的短板,实现“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优化资源配置”“提高销售服务质量”等经营目标,真正做到期现结合,助力企业高质量发展。
  永钢上述负责人则认为,对采购原料而言,钢铁企业可以通过期货工具控制风险敞口,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保证企业经营效益。他还表示,废钢占钢材成本的比重仅次于铁矿石和焦炭,希翼能上市废钢期货,进一步实现全成本套保。
  耿浩博认为,目前,黑色商品已上市的品种越来越全,运行质量不断提高,基差贸易、仓单服务等期现模式逐渐成熟,有利于产业链企业开展套期保值和风险管理。但从黑色期货及相关衍生品市场的进一步健康发展来看,仍有一些待完善的方面,例如,需提高期货品种合约的连续性、流动性;推出中厚板和废钢期货等更多的品种,满足产业链企业的套保需求;加强市场培训,增强企业的风险管理意识,提高行业整体的风险管理水平;等等。

温馨提醒: 本章来源于模具钢网 www.mojugang.com,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欢迎发表您的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