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国可利用进口矿总量或大幅增长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市场调研部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境外蔓延,3月份以来,安赛乐米塔尔、新日铁、韩国浦项、日本JFE、美国钢铁等海外钢厂陆续宣布减产计划,全球铁矿石需求量呈下降趋势。当前,疫情对铁矿石供应端生产的影响不大。随着第二季度雨季等季节性因素影响的减小,2020年后期,全球铁矿石资源供应将增长,中国可利用进口矿总量也会相应增长,预计全年增长4000万吨~9000万吨。

今年国产铁精粉供应将与去年基本持平

2019年,我国铁矿石原矿产量为8.44亿吨,折合铁精粉26567万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 2020年1月~2月,我国铁矿石原矿产量同比下降4.6%,产量下降主要受到疫情的影响。伴随着国内疫情形势向好、各地生产活动复苏,据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预测,第二季度,国产铁精粉产量将环比回升,预计2020年产量与2019年基本持平。

 澳大利亚铁矿石供应预计增加

2019年,中国自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6.65亿吨,同比减少1500万吨,占全年进口总量的62.21%(中国进口澳大利亚铁矿石情况见表1,02版)。由于飓风天气,2019年,澳大利亚四大矿山的产量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澳大利亚四大矿山产量情况见表2,02版)。季报显示,2019年,力拓皮尔巴拉地区铁矿石产量为3.267亿吨,同比减少1110万吨。2019财年,必和必拓西澳铁矿石产量为2.70亿吨,同比减少510万吨;FMG铁矿石产量为1.769亿吨,同比增加1120万吨;罗伊山铁矿石产量为5500万吨,同比增加180万吨。

2020年1月~2月,中国自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1.07亿吨,同比小幅增加85万吨。据澳大利亚工业、创新与科学部预测,2020年,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量预计为8.78亿吨,增长3.7%。根据矿山季报披露的数据,力拓下调2020年皮尔巴拉地区铁矿石产量预期值至3.24亿吨~3.34亿吨,同比增幅为-300万吨至700万吨。2020财年,必和必拓西澳产量目标为2.73亿吨~2.86亿吨,较2019财年增加300万吨~1600万吨。FMG2020财年出货量目标为1.70亿吨~1.75亿吨,较2019财年增加230万吨~730万吨,且预计能达到目标上沿的1.75亿吨。此外,FMG产能约4000万吨的Eliwana矿区首船交货预计在2020年12月。2020财年,罗伊山产量有望增加500万吨至6000万吨。

从疫情的影响来看,截至3月31日,力拓、必和必拓暂无人员确诊,FMG有1人确诊。澳大利亚矿山自动化程度高,疫情暂时不会影响矿区生产。2020年前两个月,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供应量同比基本持平。2020年,澳大利亚四大矿山产量预计增长230万吨~3530万吨,增量主要来自从飓风事故中恢复的部分产能,其他小型矿山产量也有小幅增加。不过,疫情导致船舶上的人员需要隔离14天,或对发运节奏产生一定影响。

 巴西铁矿石供应将增加

2019年,中国自巴西进口铁矿石共计2.28亿吨,同比减少600万吨,占全年进口总量的21.33%(中国进口巴西铁矿石情况见表3,02版)。根据矿山季报,2019年,淡水河谷铁矿石产量为3.02亿吨,同比下降21.5%,主要是溃坝事故影响9300万吨产能。2020年1月~2月,中国自巴西进口铁矿石3607万吨,同比下降558万吨,主要原因在于2019年淡水河谷溃坝事故对其供应的影响自当年4月份开始显现,第一季度以消耗港口库存为主,基数仍较高。而2020年1月~2月份,受连续暴雨天气、港口频繁检修影响,其发运量出现回落。预计第二季度,淡水河谷发运量将随着天气的好转逐步恢复。

根据澳大利亚工业、创新与科学部预测,2020年,巴西铁矿石出口量为4.08亿吨,增幅为7.4%。根据矿山季报,2020年淡水河谷铁矿石计划产量3.4亿吨~3.55亿吨,较2019年增加3800万吨~5300万吨,增量主要来自于恢复此前关停的部分产能和S11D项目。目前,受溃坝事故影响的9300万吨产能中,5100万吨产能已经恢复,剩余约4200万吨产能将在未来2年~3年内恢复。S11D项目预计2020年产能增加1000万吨~2000万吨至9000万吨。预计2020年,淡水河谷年产能将恢复至4亿吨。英美集团旗下位于巴西的Mina-Rio矿山年产能可提高至最大2650万吨,2019年产量约为2300万吨,2020年产量目标为2200万吨~2400万吨。

截至3月31日,巴西CSN(巴西矿业企业)、托克、英美资源暂无人员确诊。淡水河谷有2人确诊,其并未说明此次员工确诊病例对其生产和发运的影响。淡水河谷稍早宣布,决定自3月24日起暂时停止其马来西亚TRMT混矿物流中心至少持续到3月31日,影响出口46万吨。整体来看,目前疫情对矿区生产无影响,对部分矿山混矿、港口发运影响有限。2020年,巴西矿山产量预计同比增加3650万吨~5350万吨,增量主要来自恢复此前关停的部分产能和S11D项目。

其他国家铁矿石供应存在不确定性

2019年,矿价大幅上涨刺激其他国家铁矿石出口量明显增加。中国自澳大利亚、巴西累计进口铁矿石8.93亿吨,同比下降2100万吨;自其他国家累计进口铁矿石1.76亿吨,同比增加1600万吨,基本上填补了对澳大利亚和巴西的供应缺口(中国从除澳大利亚、巴西外主要国家进口铁矿石情况见表4)。2020年1月~2月,中国自除澳大利亚、巴西外的其他国家累计进口铁矿石3387万吨,同比增加722万吨,弥补了同期巴西发运减量。除伊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供应有百万吨水平的下降外,多数其他主要国家铁矿石供应量同比增加,其中印度同比增加340万吨。

从排名位居前列的进口来源看,受疫情影响,南非昆巴(Kumba)矿区的赛申(Sishen)和Kolomela矿山将以约50%的劳动力水平运营,3月27日将其2020年目标产量下调200万吨~300万吨至3900万吨~4100万吨。南非从3月26日零时至4月16日零时实行全国封锁,其最大的铁矿石发运港萨尔达尼亚(Saldanha)等运输港口关闭,预计影响384万吨铁矿石出口。印度部分铁矿石出口港也发布不可抗力声明,于3月22日起生效,关停时间为21天,累计影响50万吨铁矿石出口。首钢秘鲁项目选矿厂应当地政府要求于3月16日至4月12日停产,预计影响产量约180万吨,后期能否复产需进一步跟踪,预计其2020年发运量与2019年基本持平。伊朗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较多,若疫情继续扩散,将影响其铁矿石对外出口。加拿大Scully项目2020年有300万吨左右增量,Champion Iron矿山在2020年初开始扩产计划,Baffinland矿山计划2021年提产至1800万吨。受疫情影响,加拿大魁北克省政府要求采矿业从3月24日零时起至4月13日将运营活动减少至最低程度,Champion Iron矿山扩产计划第二阶段相关的资本支出计划已暂停。

综合来看,疫情预计累计影响南非、印度、加拿大、秘鲁铁矿石出口约500万吨。未来,加拿大存在较大增产可能,2020年产能增量约为百万吨;南非Kumba矿区减产最多影响对我国出口约60万吨铁矿石;印度和伊朗存在今年内禁止出口铁矿石的风险。

 后期全球铁矿石资源增加

从季节规律来看,第一季度,受天气因素影响,四大矿山发运量处于一年的最低水平;第二季度,随着天气的好转,供应量逐步回升,发运高峰期集中在下半年(四大矿山季度发运规律情况见表5)。

从当前境外疫情的发展形势来看,海外钢厂仍有进一步减产的可能,而疫情对铁矿石供应端矿区生产影响不大,对港口发运造成一定影响。第二季度以后,随着全球铁矿石资源供应增加,中国可利用进口矿总量相应增加。参考2019年和2020年前两个月海关总署数据,假定2020年除澳大利亚和巴西外,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铁矿石供应量与2019年持平,预计2020年中国可利用进口矿将同比增加4000万吨~9000万吨。

需要注意的是,全球铁矿石资源高度集中,供应链较为脆弱,四大矿山对铁矿石供应链的影响举足轻重。后期,仍须密切关注国内外钢铁企业停产、减产情况,以及矿山疫情发展、所在地区天气、生产、运输、检修、出口政策等一系列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