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彬:中国宝武问鼎之路具有示范引领效应

 

  本报通讯员 黄超

“2019年,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企业粗钢产量超过安赛乐米塔尔,问鼎全球产量之冠,在中国钢铁工业史上尚属首次。这标志着中国钢铁工业走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必将进一步提高中国钢铁企业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竞争力,持续推动中国钢铁工业实现高质量发展,从而引领世界钢铁工业的未来。”3月30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轮值会长,沙钢集团董事局常务实行董事、集团党委书记、有限企业董事长沈彬在谈到中国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进军钢铁强国时这样表示。

中国宝武发展道路有巨大的示范效应

沈彬表示,中国宝武成为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可以说是中国钢铁行业在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推进高质量发展过程中的成功典范。宝武合并、重组马钢以及对重钢进行实质控制,都是国企改革中非常成功的案例。中国宝武的发展历程,同样是中国钢铁工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伴随着民族复兴和国家进步,以中国宝武为代表的中国钢铁工业不仅实现了由弱到强,而且正在演绎由追赶到引领、由聚焦国内到面向全球的历史性跨越。

今天的中国钢铁工业已经进入世界钢铁工业的中心,站在世界舞台中央,因而更要扛起中国担当,发挥引领作用。引领世界钢铁工业发展的未来,不能仅仅依靠规模和产量,管理、技术、理念等都要与之相匹配,是一个全方位的、综合竞争实力的引领。

沈彬表示,中国宝武作为中国钢铁行业的领头羊,其独特的发展道路有巨大的示范效应,对中国钢铁工业以及相关产业和企业的发展都起到辐射和带动作用。

沈彬指出,中国宝武在产业布局方面具有前瞻性和前沿性。比如,宝武与马钢的联合重组及对重钢的实质管理,都是中国宝武基于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的理解,采用兼并重组的方式提高了钢铁产业的集中度,增强了国际话语权和企业竞争优势。所以,钢铁行业要学习宝武的战略思维,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来思考和把握国家和行业的发展方针政策,紧跟国家发展战略,准确把握发展机遇,更好地促进行业健康有序高质量发展。

同时,中国宝武“四个一律”的智慧制造、“高于标准、优于城区、融入城市”的绿色城市钢厂理念、独具特色的基础管理、先进技术研发与运用等等各方面都站在了行业最前端,值得行业系统对标学习。但他们不满足于已取得的成绩,现在又提出了“全面对标找差,创建世界一流”的管理主题,本着开放的心态,正视差距,敞开胸怀,对标交流,这种开放共赢、争创一流的精神就是中国宝武多年保持先进的宝典,也是值得钢铁行业学习的核心内容。

疫情让行业问题暴露得更彻底

受疫情影响,钢铁行业阶段性出现了“原料进不来”“产品出不去”“人员到不了”三大突出难题,给上下游产业链协同、生产组织等方面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沈彬指出,此次疫情更像是一种压力测试。它把行业存在的矛盾或者问题暴露得更加彻底,让大家更有针对性地解决行业面临的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这次疫情对整个行业的发展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沈彬表示,钢铁行业要实现既大又强的目标,要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是持续巩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严禁新增产能。对违规行为,大家要时刻保持高压态势,全面淘汰落后工艺和产能;要实施产业布局,重点解决“画地为牢”“劳民伤财”的同城搬迁问题,实现全国范围内的优化布局,大力提升行业企业竞争力。

二是积极推进企业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钢铁行业要进一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通过强强联合、产业链整合、区域和跨区域产业结构调整、国际产能合作等多措并举,切实提高产业集中度,全面推动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

三是实施原材料保障战略。一方面,加强信息披露,强化市场监管,完善铁矿石等大宗原燃料信息发布制度,规范国际矿山企业的招标行为;另一方面,研究改进铁矿石等大宗商品定价机制,强化建立互利共赢产业链的共识。同时,还要积极拓宽铁矿石供应渠道,进一步推动降低国内矿山税费,稳定国内铁矿石、石灰石等的产量;进一步推动降低废钢加工环节增值税,放开废钢进口;支撑建设海外铁矿石生产基地,提高权益矿比例。

沈彬还指出,中国钢铁工业要强化与上下游产业的协同能力,打造健康稳定的产业链生态圈。一方面要脚踏实地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认真思考和解决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各企业间要加强沟通和协作,合理安排生产;另一方面要积极构建钢铁现代供应链,通过采用现代互联网、大数据、数字化、智能化、区块链等新技术,融合金融服务,打通生产、流通、终端使用环节,构建起有效循环、科学畅通、高质量运行的钢铁现代流通渠道,实现上中下游互利共生、协同发展。

须在原始创新上下更大功夫

沈彬指出,在钢铁产品方面,除了极少数空白,大部分产品不是中国钢铁企业不能造、不能替代进口,而是受加工工艺、加工精度的影响,自己做得不够好,比如高端钢铁材料加工、关键设备配套等,往往掌握在极少数久负盛名的供应商手中。在技术装备方面,大家的一些核心设备、工控系统也多依赖进口,受制于国外一些主要的冶金工程企业。

“强化自主创新是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优势、摆脱受制于人局面的根本途径,必须着力在自主创新特别是原始创新上下更大的功夫。”沈彬强调。

一是将掌握关键核心技术作为科技创新的主攻方向,把科技创新摆在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着力培育创新发展新动能。中国钢铁要走进新时代,衡量的主要标志就是能否为这个世界创造出全新的产品、技术、流程,也包括适应新时代的新模式、新业态。

二是要加大研发投入,不断夯实钢铁行业科技创新基础。钢铁行业要营造科技研发人员敢于创新、乐于创新的发展环境,增强科技创新的发展后劲。企业是创新的主体,要进一步发挥创新的主导作用。

三是充分发挥企业、科研院所、高校、社会组织等各类创新主体的作用,加强科技创新体系建设。钢铁行业要建立共创共享的利益机制,充分激发各方创新活力,凝聚起社会各界的力量共同促进钢铁业的繁荣和发展。

四是树立标准先行的发展理念,坚持科技研发、标准研制和产业发展一体化推进。钢铁行业要不断完善钢铁标准化体系建设,提升我国在国际标准领域的竞争力和影响力。中国钢铁的产品和技术正在越来越多地为世界所接受,中国标准应该越来越多地成为世界标准,中国的标准组织也应该越来越多地成为世界的标准组织。标准工作在国际上的地位要与中国钢铁在国际上的地位相匹配,中国标准的进步速度要与中国钢铁的进步速度相匹配。

五是坚持开放合作。只有开放合作,道路才能越走越宽。要努力运用好国际国内两种科技资源,在与世界的互利共赢中提高自主创新能力。

绿色、智造是行业发展两大主题

沈彬表示,绿色发展、智能制造是今后中国钢铁行业发展的两大主题,也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路径。

从我国钢铁行业绿色发展成就来看,一批节能环保技术和指标已达世界先进水平,包括钢铁行业节能环保指标持续改善,一批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突破,钢铁行业共建绿色产业链初见成效,等等。

他指出,在新时代绿色发展的背景下,广大钢铁企业要着眼长远发展,变被动为主动。要乘势而上,瞄准新一代清洁高效可循环生产工艺技术,突破一批核心、关键、难点技术,力争引领世界钢铁工业绿色发展的革命性变革。要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发挥钢铁企业高效能源转换、消纳废弃物并实现资源化的功能作用,实现多产业协同低碳发展,同时要引导并协同下游用钢产业进行绿色消费,以全生命周期理念体现钢企对全社会节能减排做出的贡献。

智能制造是钢铁行业未来发展的大趋势,是钢铁企业未来最核心的竞争力。近几年,国家高度重视钢铁行业的转型升级,相继出台了许多推动两化融合、实施智能制造的相关政策,为行业转型升级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沈彬表示,新一轮智能制造、信息化技术的快速发展,对行业发展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一是大型国有企业(如中国宝武)等全方位开展智能制造尝试,对行业示范意义较大,为行业树立了标杆;二是民营企业在智能制造方面也在积极追赶,主要围绕企业减员、降本、提质、改善安全等方面积极实施智能化改造。

沈彬指出,目前,国内智能制造的发展虽然在原有信息系统的集成、融合、提升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在系统性、全局性方面的考虑不足,特别是智能装备技术发展方面尚不成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对推进智能制造发展的信心。他表示,未来钢铁行业智能制造应着重做好3个方面工作:

一是加快发展全流程智能化。钢铁行业要逐步完善基础自动化、生产过程控制、制造实行、企业管理4级信息化系统的建设,重点培育流程型智能制造、网络协同制造、大规模个性化定制、远程运维4种智能制造新模式。

二是加快发展生产服务智能化。钢铁行业要通过运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关键技术,实现从用户需求到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全流程的信息集成。

三是加快工业互联网与物联网的发展应用。钢铁行业要抓住5G发展机遇,大力发展“互联网+”模式,开展钢铁制造与工业互联网、物联网融合路径研究,创造商业新模式,为推动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在钢铁制造中的应用及钢铁企业精准制造提供引导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