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制造幸福炼钢

中国冶金报 中国钢铁资讯网
本报记者 何惠平 报道
本报记者 顾学超 梅松 实习记者 朱亚明 摄影
?
“宝武在做智慧制造过程中最基本的经验,我觉得就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从自动化、信息化做起,打好整个智慧制造基础。”1月11日钢协六届一次会员大会期间,中国宝武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德荣在产业链合作与发展专题报告会上回答《中国冶金报》记者提问时表示。

 

智慧制造是中国宝武系统性的整体策划
陈德荣表示,钢铁制造业是所有制造业中流程最长、环境最复杂、条件最恶劣、工序最繁杂的一个行业。钢铁行业有从零下160℃的制氧低温到3000℃的风口区的高温;有氧化气氛到还原气氛以及粉、固、液、气态等各种情况。
“在移动互联网已经普及的今天,如果不依靠智慧制造当今最前沿技术,钢铁行业很难改变在人们心目中烟熏火燎,傻大黑粗的形象。”陈德荣笑着说道,“满脸油污、汗如雨下已经不是中国钢铁工人的形象,通过智慧制造可以解决大家在整个制造过程中传统的问题。过去由于这些复杂性,很多时候仅仅只能依靠人,同时也不能靠个别地方的单工序的智能化解决这些问题,它必须依靠全产业链全工序的系统性思维。所以,中国宝武把智能制造提高到智慧制造,是一种系统性整体性的策划。”
“四个一律”成中国宝武智慧制造法宝
当《中国冶金报》记者问到,中国宝武在智慧制造方面已经取得哪些成功经验时,陈德荣毫不犹豫地回答:“中国宝武在智慧制造过程当中必须做到‘四个一律’。”
一是所有操作一律集中搬离现场。陈德荣先容,为了方便了解转炉炉内情况,以前,在炼钢转炉前只有一块挡炉挡火的玻璃。后来因为发生了几起事故,玻璃被钢板代替,工人用视频观察炉内情况,但是操作室还在现场。这样,既没有离开危险,并且由于各个工序各自为战,也没有产生协同。“既然可以不用眼睛看,操作室为什么还在现场?大家可以搬到厂长室去,在厂长室操作转炉和很多高炉。”陈德荣说。
二是所有现场操作岗位一律用机器人。陈德荣痛心地先容了曾经在韶钢发生的一起事故。由于工人违章抽盲板,导致煤气泄漏,操作工人和值班室里的工作人员煤气中毒。“如果要是用机器人来开盲板,那就不会违章。”陈德荣指出,“如果违章了,不是人来操作,边上没有操作室,也不会有人员伤亡。”
三是所有设备一律远程监测。
四是所有服务一律上线,从而减少人为干预。
“大家提出的‘四个一律’,就是通过极致自动化、智能化来实现大家智慧制造的基础工作。”陈德荣强调。
幸福炼钢是中国宝武智慧制造的最终目的
陈德荣表示,通过一年多的尝试,感觉智慧制造这条路非常值得走下去。
陈德荣先容,现在,日本人均产钢2000吨,韩国人均产钢2300多吨,沙钢人均产钢1500吨。“而大家国有企业现在人均产钢只有600~700吨。如果总是停留在这个水平,大家怎么能够提高竞争力?”他说。
“要满足职工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要提高他们的收入,要让他们有钱有闲、还要有趣,怎么办?只有智慧制造。”陈德容风趣地说道,“所以,大家在企业里面就提出来,一切不以无人化和少人化为目的的智慧制造都是耍流氓。人工智能不替代人,那搞什么人工智能?”
“用机器来帮大家,用机器来替大家人来干。”陈德荣无限憧憬地说道,“让人以后就拿着IPAD,即使是在欧洲度假也能够操作家里的高炉,那才是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幸福炼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