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铸管驻疆钢铁企业时隔两年再易手 中国信达、新兴际华和九天世纪联手接盘

9月4日,自工商资料获悉,新兴铸管新疆有限企业完成股权变动,企业股东从新兴际华集团有限企业变更为深圳九天清控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据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企查查”显示,深圳九天清控背后的股东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信达盈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国信达旗下)、新兴际华集团有限企业和九天世纪(北京)资产管理有限企业。

这意味着,原属上市企业新兴铸管旗下的新兴铸管新疆有限企业再次转手,新兴际华未能完全撤离。

据官网先容,新兴际华集团前身为新兴铸管集团,由解放军总后勤部原生产部(正军)及所辖军需企事业单位整编重组脱钩而来。目前作为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是集资产管理、资本运营和生产经营于一体的大型国有独资企业,世界500强企业。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新兴际华拓展新疆钢铁业务始于2007年重组进入新疆金特和钢钢铁有限企业,也即是后来的新兴铸管(新疆)金特钢铁股份有限企业。2010年9月,由新兴际华集团企业所属新兴铸管股份有限企业和新兴新疆金特钢铁股份有限企业共同出资,设立新兴铸管新疆有限企业。2012年9月,新兴际华和新疆金特钢铁股份有限企业又分别持股55%和45%成立新疆新兴铸管金特国际贸易有限企业。

随着前期钢铁市场持续下滑,上述新疆钢铁企业面临变局。

2016年5月,新兴铸管发布关于出让企业驻疆钢铁企业股权的公告,为了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调整产业布局,拟出售企业所持有的新疆金特钢铁股份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新疆金特”)48%股权,以及企业全资子企业新兴铸管新疆控股集团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新疆控股”)分别持有的新兴铸管新疆有限企业(以下简称“铸管新疆”)100%股权和新疆新兴铸管金特国际贸易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新兴国贸”)55%股权。

新兴铸管表示,受到近两年新疆地区市场持续疲软等因素的影响,企业驻疆钢铁企业出现持续亏损,且预测短期内很难扭亏为盈,2013年、2014年、2015年,铸管新疆、新兴国贸和新疆金特合计亏损额分别为0.88亿元,9.34亿元,4.63亿元。

在上市企业新兴铸管公告发布后,新兴铸管的母企业新兴际华集团接手了驻疆资产。然而不久之后,新兴际华也开始显现出出售意图。

2017年11月,新兴际华集团有限企业(简称“新兴际华”)将其旗下所属子企业新兴铸管新疆有限企业、新疆新兴铸管金特国际贸易有限企业以及新疆金特钢铁股份有限企业的股权在北交所挂牌出售。

新兴际华当时表示,意向受让方需要在受让新兴铸管新疆有限企业100%股权的同时受让新兴际华集团有限企业在北交所挂牌转让的新疆新兴铸管金特国际贸易有限企业55%股权及新疆金特钢铁股份有限企业28800万股股份(48%股权)。

近年来,受前期钢价大幅下跌影响,地处内陆、较为封闭、但却集中了众多外来钢铁产能的新疆钢铁市场持续洗牌。

据报道,新疆“十二五”期间新建钢铁产能超过2000万吨,总产能超过3000万吨,相比2010年增长近3倍,宝钢、首钢、山钢等巨头砸下千亿重金。而在2014年,新疆地区钢铁产能利用率还不足50%,“援助经济落后地区本是好事,但如果不顾产业发展规律,盲目上马新产能,则有可能让整个产业陷入困境。”

比如山钢集团的新疆业务,早在2017年9月,山钢新疆项目就以约33亿元挂牌转让,然而截至2017年10月25日,该项目挂牌公告期满。在公告期间,没有单位或个人对该产权交易项目提出受让申请。到11月1日,山钢新疆项目又转到“招商”渠道:招商方案为意向合作方对该项目提报受让金额,招商金额不低于156990.66万元。

今年2月,自山东产权交易中心获悉,山钢集团莱芜钢铁新疆有限企业100%国有产权及32.94亿元债权项目(简称山钢新疆项目)挂牌转让,转让底价10亿元。

据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先容,山钢集团莱芜钢铁集团有限企业负责建设运营的喀什钢铁项目,是山东省产业援疆重点项目和先行试点项目,也是迄今为止全国19省市在南疆最大的产业援疆落地项目。

2017年前11月,山钢新疆营业收入为25.93万元,净利润为-3378万元。根据最新数字,山钢新疆资产账面价值34.75亿元,负债账面价值43亿元,净资产账面价值-8.58亿元,显示其已经资不抵债。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