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换金融”及时刹车 华菱钢铁幸获单季最高利润

事实证明,此前终止“钢铁换金融”的重组计划十分明智。不然,华菱钢铁(000932.SZ)全年利润也不一定能达到19亿元。

8月25日,华菱钢铁发布中报。1-6月,企业营收同比增长24%,但是利润却同比增长了248%至34.3亿元。折算后,二季度利润高达19.05亿元,较一季度再增3.75亿元,单季利润水平创历史新高。

华菱钢铁的利润变化,与年内行业利润演变趋势保持了一致。二季度,焦炭、铁矿石维持稳定,但是钢价维持涨势,进而带动吨钢利润走高。

另一方面,下游造船、机械行业景气度骤增,如上半年国内挖掘机销量便出现了同比60%的增长,这直接带动了板材企业的需求。其间,华菱钢铁向三一重工(600031.SH)月销量相应提升至2.5万吨以上。

需要指出的是,华菱钢铁的增长只是一个样本,多数钢铁股中报均保持大幅增长,只是因产品结构、成本和区域市场的不同,会存在一些细微差异。

板材高利润兑现

国内大型钢企,多为地方国资委控股,当面临经营亏损、债务压力增加时,便想通过置入金融等相对稳定的经营性资产,实现“造血”保壳,这在前两年颇为常见。

华菱钢铁也不例外,彼时企业便曾计划用财富证券,置换出亏损的钢铁业务。

戏剧性的是,随后计划置入的金融资产亏损,而钢铁板块却趁着供给侧改革的东风,利润大增,企业顺理成章改为“坚守”主业。否则,华菱钢铁将与“再创半年度历史最好业绩”失之交臂。

中报数据显示,1-6月,企业实现营收434.81亿元,同比增长24.14%,扣非后净利润34.3亿元,同比增长259.6%。

收入与利润增长的“差值”,来源于毛利率的提升,当期企业钢铁业务综合毛利率同比提升7.06个百分点。

中泰证券钢铁团队测算结果显示,报告期内,华菱钢铁吨钢售价为4885元,同比上升258元,而吨钢成本则下降了112元,这使得企业二季度吨钢毛利润提升了370元。

值得一提的是,华菱钢铁二季度单季度盈利达到19.05亿元,较一季度环比继续维持增长,这与行业利润演变趋势保持了一致。

另据提供的数据显示,通过对成本、利润模型测算,包括螺纹、方坯在内的主要品种一季度吨钢利润均值为557元,二季度大幅增长至768元。

“虽然二季度钢价涨幅有限,但是铁矿石、焦炭价格相对稳定,进而带动了二季度炼钢利润进一步提升。”王国清27日先容称。

剔除行业因素外,华菱钢铁的产品结构也为企业增长带来了助力。

本报《钢企板材利润大增?低估值与不确定性并存》7月初曾报道指出,下游机械行业的回暖带动板材景气度回升,板材业务收入占比高的企业,上半年业绩弹性更大。

华菱钢铁便是其中典型,上半年板材收入占比接近52%。

反应到财报中便是,企业板材产品毛利率达到18.59%,较上年提升8.92个百分点,利润率、提升幅度均明显高于长材和无缝钢管等其他品种。

对此华菱钢铁亦指出,“积极把握下游造船、工程机械及油气等行业的良好发展势头……提升板材和钢管销量。其中,在世界最大工程机械企业卡特彼勒月销量稳定在1.5万吨以上,在三一重工月销量提升至2.5万吨以上。”

高增长持续性待解

对于行业人士而言,华菱钢铁今年的增长已经属于“明牌”。

Wind数据8月27日一致性预测结果显示,华菱钢铁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63.14亿元。换言之,下半年需要再实现28.75亿元利润,Q3、Q4单季度利润均值为14.38亿元,对应PE不过4.8倍。

虽然7月至今,原料端的焦炭价格有所上升,但是目前板材利润水平仍然保持相对稳定状态。

“以中厚板为例,二季度吨钢利润为982元,三季度至今均值小幅下降至894元。”王国清先容称,同时考虑到企业库存周期,已经原料进厂、生产的滞后效应,三季度仍然可以使用部分前期低价原料。

至少,从7月至今的成本、价格运行关系来看,吨钢生产利润整体仍然处于环比增长趋势,只是幅度较二季度时有所收窄。

王国清指出,国内钢价已经连涨4个月,存在回落风险,但是基本面过于强势,“取暖季和蓝天保卫战带来的限产,使得市场预期向好的同时,对供给也产生了实际抑制作用。供需形势比较乐观的背景下,预计下半年仍将高位运行。”

行业景气度的延续,无疑为华菱钢铁下半年盈利提供了保证。更何况,进入9月份后,市场将再次进入“金九银十”的消费旺季。上述背景下,全年实现卖方预计的63亿元利润规模,可能性极大。

或许是看中这点,虽然二股东湖南国企创新私募投资基金的“获利盘”开始减持,但是并未影响机构、散户的介入。

Wind数据显示,二季度基金持股从3881万股,大幅增加至1.24亿股。

同时,数位牛散跻身华菱钢铁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自然人李东璘更是以2476万股位居第三大流通股股东。

值得关注的是,华菱钢铁今年的爆发并非都是好事。进入2019年后,企业势必会面临今年利润基数过高的问题,届时行业如何变化、企业如何继续维持增长?

这对于注重预期的二级市场而言,尤为重要。未来,这些问题都将留给身兼董事长、总经理两职的曹志强来解决。

曾主导企业2017年扭亏的原董事长曹慧泉,现已改任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主抓经营的原总经理颜建新也已离职,并改投民企方大集团九钢企业任总经理。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